曾淵滄富足自由網

曾淵滄富足自由網
12 10 月 2015

相反理論知易行難

財金作家Humphrey Neill,被譽為「相反理論之父」。他透過歸納歷史的投資教訓,包括十七世紀的荷蘭「鬱金香泡沫」、十八世紀的法國「開發密西西比泡沫」、一九二九年的紐約股災,得出這樣的結論:「當所有人的想法一致時,他們都應該錯了。」

股市中的羊群,總愛跟隨別人而行。應用相反理論於股市,就是人棄我取,遠離羊群,當全城蜂擁入市,信奉此論者卻認為此時沽貨,才有獲利的機會。到了市場恐慌性拋售股份的時候,則應該入市。

相反理論聽起來很簡單,實行起來卻難。有誰知道股市升到甚麼水平,方應驗物極必反的道理?跌至怎樣的慘況,才見否極泰來?如何掌握時機,不易拿捏,且逆流而行需要獨立思考,所要求的心理質素亦較高。

想真正在股市中賺大錢,的確應在極端時期,趁股價低殘時入市。惟決意逆行的投資者,不是故意與市場爭拗便能成功,也不是簡單的看到股價大跌時入市就行。如果當年你看到電盈(0008)股價急跌,自以為應用相反理論而入市,你肯定後悔,因為電盈的股價可以在你以為已經很低的水平,再往下跌五成、六成………一直跌下去。又例如思捷(0033),如果你在二○○七、○八年股價開始下墜時堅持買入,今天你會發現昔日的基金愛股,現價只約七元。

更何況,由股災到下一個巔峰有漫漫長路,群眾在中途也可能有所斬獲,故要採用相反理論,你一定要有冷靜的頭腦、超越常人的觀察力,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角度,以不同的角度逆向思考,再加上謹慎的推理,孤獨地作買賣決定。

而且逆行者入市時,必須信心十足,勇氣百倍,大手一舉買入,有只許勝不許敗的決心。因為有些人在股價跌得很殘很賤時,只敢牛刀小試,拿出百分之一的現金投入股市,之後,證實了自己的眼光準繩之後,才逐步地增加投資。最後,他們會發現自己手上的投資組合,平均的買入成本也不低,那樣,便達不到相反理論的真正效果。

我本身很喜歡應用這套理論。在聯想(0992)公布收購摩托羅拉手機業務後,很多人看淡,我伺機買入;當日新世界發展(0017)被剔出恒生指數成分股,在其股價大跌、人人看淡兼踩多兩腳之時,我卻選擇入市,購買此股;在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之後,沒人敢乘搭飛機,我卻趁機買入國泰航空(0293);滙控(0005)宣布收購英國米特蘭銀行時,人人都認為滙豐對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沒信心,想撤出香港,我卻大手購入滙豐;當和黃宣布將加拿大赫斯基石油的大幅虧損,全數撇帳後,我也在那時購買和黃(前上市號碼:0013)的股票。

很多很多年前, 我曾讀過李嘉誠的發達史, 他的第一桶金, 就是在一九六七年香港暴動時所賺的。當時房地產價格大跌,他卻選擇賣掉塑膠花廠,將資金全部投入房地產,從而踏上巨富之路。

事實上,世界有許多知名的投資大師如羅傑斯、索羅斯、麥嘉華等,都是相反理論的信徒,他們皆只憑己意來釐定投資策略,而非跟隨大勢。